1. 首页
  2. 八年的感情对男人来说

威海市首届阅读行走征文大赛获奖作品展示:二等奖《烟墩天鹅——那是关于信任的故事》 世界冷极在哪里

用文字书写千里山海,

记录这条公路上的威海故事。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威海首届阅读行走征文大赛

威海千里山海自驾旅游公路全长1001公里,整合了我市90%以上的文旅度假资源。自“上线”启动以来,已成为威海文化旅游品牌的新IP。

「威海市首届阅读行走征文大赛」 自启动以来,吸引了众多文字爱好者的广泛参与,通过阅读行走,他们用文字书写千里山海,记录这条公路上的威海故事。

通过网络投票和专家评审,目前, 威海市首届阅读行走征文大赛结果正式发布!威海公共文旅云微信公众号对这些获奖作品进行展示!让大家在阅读优秀作品的同时,感受威海千里山海的魅力!

烟墩天鹅——那是关于信任的故事

作者:李磊、杨学梅

如果不是提前做了功课,真不知道我们是怎么找到的…

原本应该是一次有计划的团队出行,因为临时有事发生了变故,眼睁睁地看着朋友们雪夜出发,自己却总是有些放不下,两天后,我还是和妻子踏上了烟墩的行程。那一年,是2011年……

烟墩也称烟墩角,是一个地图连影子也找不着的小渔村,坐落在胶东半岛最东端。据说,那里是国内唯一可以近距离接触天鹅的地方。

印象中的天鹅,就像一个既生疏而又熟悉的天使。生疏,是因为她遨翔万米,一般禽鸟高不能及,平日里难得一见。古人有“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将她作为志存高远的典范。熟悉,是她常常现身文艺作品中,《格林童话》《安徒生童话》常能看到她的美丽身影,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更是将这高贵的精灵与我们拉近。“忆郎郎不至,仰首望飞鸿”,“飞鸿不我顾,伫立以屏营”,有时天鹅还被作为代表寄以爱情和相思的寓意。

从京沪线转胶济线,经过两次的换乘和18个小时的行程,晚上十点多点,我和妻子终于到达了威海。出了车站,繁星闪烁,满世界白茫茫一片,那是被冰雪凝结了的夜,映衬着远处彩色的霓虹,或许和印象中的天鹅湖一样!这不正 是五彩斑斓的童话世界吗!虽然天寒地冻,前途未知,不过我和妻却是信心满满。

找住处,买地图,定行程。紧接着,问题开始来了,山东省地图和威海市地图竟然都没有标注烟墩的方位!这可有点让我们犯了难,在没有微信和手机定位的时代,只有赶紧求助外援。旅店的男主人是位50多岁的汉子,地道的威海原住居民,他能清楚地描述威海市的每条街道和公交车次,却也对烟墩一无所知。看来,这个问题也让户主犯了晕。后来,我对他说明了看天鹅的来意后,户主介绍说附近的荣成县有个天鹅湖,或许你们去的就是那里吧!话语中充满了不确定性。

第二天,我和妻开始进军荣成了。说是荣成,应该只是荣成的海边,一处叫做天鹅湖的地方吧!在没有明确目标的情况下,我们自然是把天鹅湖当成烟墩了!

刚刚上车,晴了半日的天空就下起了雪来。车子在厚厚的雪路上行驶地很慢,几十公里一直看不见海。道路的沿途应该是个风电场,高高的风车在我们的两边连绵不绝,巨大的风翼在雪中缓缓转行,可爱、壮观。

下午五点多,车子到达了成山镇,天却已经黑透了,雪还在下,看来今天是赶不到“天鹅湖”了。晚饭的时候,我们终于从老板娘那里找到了烟墩的下落。原来,烟墩和天鹅 湖竟然不是一个地方,好在两个地方距离也不是太远。早早休息,整装待发。

赶往烟墩已是第三天了。早上出门时雪已经停了,天很蓝,空气很清新,路面的雪似乎比前一天厚了许多,池塘早已结成了冰。成山镇是一个边陲小镇,路上的行人和车辆极少,出了城路上竟连车痕和脚印也找不着了。

天鹅湖原是成山镇东面三公里左右的一片滩涂洼地,据说以前天鹅挺多,后来慢慢少了。烟墩角则位于成山镇西南十几公里的海边,没有直达的车,平日里雇车很方便,只是今天的情况,却没有一辆车愿意前往。既然来了,怎么样也要去啊!我和妻的想法自然是一致的。我们紧跟着朋友们几日前的步伐,就像两只掉了队的孤雁向烟墩迈进。

能多近的看见天鹅,我们是有预期的。据说天鹅在自然环境中少有天敌,成年的天鹅在天空中是不会畏惧任何一种猛禽的,哪怕蒙古草原的金雕和大兴安岭的苍鹰。捉捕、杀戮,可以说,天鹅唯一惧怕的就是人类,当然不仅仅是童话里的王后和女巫。有记录表明,在野外环境中,人类是无法进入天鹅的百米之内的。一旦人类进入天鹅的这个安全半径,这些高贵的天使绝对远远避开,或是高飞别处。

或许我们可以远远的看着她们吧?我和妻说着。妻却没有言语,认真的在雪地里拔着脚步。咯吱、咯吱…一只喜鹊 忽然从路边的树上飞了起来,打破了宁静,喳喳叫着。平日里我还是挺喜欢喜鹊的,此时却感觉了些许嘈杂。你这个家伙,整天的报喜,难不成见过多少世面是不是?难得天鹅千里迢迢的赶来和你做起了邻居!

太阳已经升过了树梢,阳光照在这琉璃的世界,明亮却不十分刺眼。经过一座小桥,视野豁然开阔了起来。大海,快看,我们到海边了,我难以压抑自己的兴奋拉着妻一路小跑了几步。

没等我们到达海边,雪转瞬间下了起来,雪花很大,风紧一阵,松一阵的刮着,远远望去,海面上一片一片的白色。快看,那是什么,石头还是...近一点,再近一点…那是天鹅,看她们抬头了。看得出,妻此时也很高兴。嘘!小声点,看来我们是惊扰了她们的冬梦了!

说来也怪,也就一会儿的光景,雪突然停了。天又露出了蓝色。高贵的精灵们慢慢地游到岸边。或许带着惊喜!或许带着恐惧?竟然在不远处的浅滩上列起了仪仗,仿佛欢迎我们的到来。我和妻赶紧放下随身的物品,慢慢向她们的接近。50米,20米,10米…小声点,小声点,5米,2米,哇,高贵的精灵们,我们已经在你们的中间了!太意外了,太紧张了,嘘,不要说话,让我们静静的感受!忘记自己,忘记一切……

据说天鹅是鸟类中为数不多的终生结伴的飞禽,一般两 只结成一对后,一旦有一只突然离世或受伤,另一只仍将不离不弃,紧紧相守,直到最后不得不远离。她们用悲鸣揖别,为生命挽歌,就像揖别的是自己的生命,挽歌的是自己死亡,始终孤独,直至到老。或许她们看出了我们是两口子吧,才会如此热烈的欢迎我们的加入。

如此近的距离在一起,让我们有了足够的时间静静的看着她们。她们也直直地瞄着我们,眼睛是蛋黄色的一圈,眼神却极少向四周斜扫,细致的宠着瞳光的自信,发出宽容、慈爱和娇媚。这样近距离的目光对视,如若发生在人与人之间,难免发生疑窦,可能还要花费些时间去揣摩。羡慕了?妒嫉了?记恨了?哪怕还有鄙视和怜悯!可能还会因感受到某种伤害而久久或至少片刻不能宁静吧。或许她们从来就不习惯眯起双目蹙额看我们?恰恰相反,往往我们却偏好眯起双目看着她们。因为我们总是只能在很远处透过烟波翘望着她们。她们如同一泓湖水,有时心怀幽情,恪守规行,有时也会意会神,雌雄调护,彼此甜柔。姑娘们优雅地舒展着公主般的形影,仿佛享受着不寻常的惬意,小伙子们则将羽毛腹收,将背骨挺得笔直,显现着英俊洒脱。那是情绪的陶醉,让我们感受高洁、尊严以及雍容和自在。

雪静静地下着,大片大片的鹅毛一般。不觉得时间近晌了,虽然早已忘记了饿,午饭还是要吃的。我和妻在附近找了一家渔民的房子。女主人很热情,忙着拿刷子帮我们扫落 身上的积雪,让进里屋取暖。嘴里不时张罗着,今天这么大的雪,我们还以为没人会来呢。肚子饿坏了吧,想吃什么直接和大婶说!一旁的大叔笑着捣鼓着旱烟袋。也就是一袋支烟的功夫,饭菜上了桌,两个小炒,一个鲅鱼丸的汤。或许是冷极了,我和妻倒是没有糟践这顿美食。从大叔那里,我们了解了烟墩角天鹅的由来。

那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吧,烟墩角的海湾里来了几只野生的大天鹅栖息越冬,渔村的人们自发开始了对她们的投食、巡护和救助。十几年来的情感培养,使得这些野生大天鹅对这里的居民非常信任,以至于她们可以和人们保持相距仅一米的距离。慢慢的,每年来的天鹅越来越多,最近的几年已经有了数千只。如此的条件,自然吸引了众多的摄影爱好者前来采风。凭借着独特视角和精彩照片,烟墩角的知名度也不断提升。

可是随着越来越多人的到来,与天鹅之间的不和谐场景也开始慢慢上演了。大叔狠狠地抽了口烟,语音略显低沉。一些“敬业”的摄影师在夜幕降临后,仍然坚持工作。为了达到光线的要求,感光不够就用闪光,内置不够就开外置。往往闪光过后,天鹅就惊退到上百米远的海湾中央,与这些摄影师们保持一定的距离,焦躁不安,叫声不断,久久不愿靠岸;也有一些“文明”的,在天鹅休息或进食的时候突然地吆喝那么一嗓子,好家伙,吓得天鹅踏水腾空,惊的不敢 落下来。“难怪刚刚我们拿出单反相机时她们下意识的往四面散了散!”我小声的嘀咕。是啊,这里的居民与天鹅间难得建立起来的信任竟然被我们这些人抽丝般的剥离了!野生的天鹅能够与我们人类相距数米,估计已经是她们的极限了!记得那年去我们安徽东至升金湖看小天鹅,只能远远的猫着,硬是用摄影机的镜头将她们拉近过来。她们慷慨的让出了一大步,为什么却让我们用倒退一大步来回报呢?我和妻立即做出决定,离开烟墩,还天鹅一片宁静。

雪,顷刻间大了起来,出奇的大。痴痴地望着这些高贵的精灵,我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感觉。“我们此行来对了吗?我们惊扰了她们的安宁了吗?”我问妻。妻很理解我,快慰的说,你怎么不想想她们为什么来?哈哈,一语让我如释重负!是啊,你们的到来正是在表明着你们对我们人类的信任啊!既然我们来了,就不能辜负你们对我们的信任!

不远处,一只麻雀落了下来,停在镜头前。“小麻雀,你在想什么?你是否想和天鹅谈谈万米云端的气象,也在向往万里之遥的北国风光?鸿鹄之志岂谙燕雀!”迎着大雪,烟墩渐渐淡出了我们的视野。

“老公,天鹅为什么要飞这么远到烟墩来啊?蓝天才是她们的故乡,湖泊才是它们天堂,露珠闪光,水草萋迷的青青河畔,那儿自然有她们的群落和家族,为什么她们要眷恋这个地方呢?”“为什么要到烟墩来呢?”我也不禁问起了 自己。法国导演雅克贝汉在三部曲之一的《鸟的迁徙》开篇时说过“候鸟的迁徙是一个关于承诺的故事”。是啊,候鸟的迁徙是她们履行对生命的承诺,而她们不远万里选在烟墩落脚,确是为了守护那份对这里居民的无限信任啊!

为了这份承诺和信任,或者说,更重要的是为了族类的生存,她们年复一年,无止尽的往返西伯利亚和烟墩之间。然而所有的这些并非只是美好。善与恶,生与死,不管是禽兽还是人类的社会,或以暴力成霸主,或以仁德成贤君。而天鹅却凭着一切足以缔造太平世界的美德,以非自卫不用武力的决心和非对抗不用权威的意志,迎接着空中霸主的袭击,高尚、尊严,却又有勇气、不畏惧。她们在种类繁多的水禽共同生活中,积极构建氛围的和谐,与其说她们是以君主的身份监护着,毋宁说是以朋友的身份看待着,以一个和平世界的领袖,守护那片她们所希冀的宁静与自由。君子之风,存之于心,付之于行,美在其中矣!品格的高尚不仅存于生死危急,即便看似寻常的谦逊、礼让、隐忍、包容,哪怕只是一种善意的理解!大自然的美好总是与残酷共存的,她们不会去管这些,她们日夜兼程,只为兑现那份永恒的承诺,回报烟墩居民殷殷的信任,哪怕因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先期到达烟墩的朋友们,回家的路上还好吧?人生的感觉或许就是这样,平静无华的时候总是羡慕四处漂泊,放身在外的时候却又关注家乡的朋友。天使们,你们是否也是这 样呢?似乎远方总是使我们为之向往的吧!

今日空闲,妻找出了当年的日记,回味当年的记忆。弹指十年,我的家里也添了两位千金,妻是山东人,或许今年冬天我们会驾驶着自己的车子,一家四口再去烟墩与天鹅再续前缘。

来源:威海公共文旅云李磊、杨学梅稿件配图

原创文章,作者:吃旗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arkzing.com/baniandeganqingduinanrenlaishuo/60109.html